•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玄浑道章
听书 - 玄浑道章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两百零五章 追及

误道者 / 2020-07-31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北方荒原的一个军垒之中,范尚慢条斯理的吃下最后一块蒸饼,他端起碗,将煲好的鸭汤喝下去,略带一丝烫意的鲜香汤水让他浑身一热,微微发了一些汗水。

    他咳了一声,将碗箸放下,自然有役从端着一个热盆过来。

    他拿起一块精致的软帕擦了擦口角,用漱口水漱了一下,随后开始净面净手,待擦拭干净,他挥了挥手,役从躬着身,端着盆退了下去。

    他往后惬意的靠在软椅上,一阵感叹道:“还是用人好啊,造物人总感觉是在用那些工坊里的工具,就没那份感觉了。”

    他的学生安术在旁言道:“老师说的是。”

    范尚道:“今天有什么消息么?”

    安术回道:“从芒光传讯看,费大匠被玄府抓起来了。”

    范尚表情如常道:“不要紧,费辽应该用的是替身,抓便抓吧,还有呢?”

    安术道:“还有就没了。”

    范尚笑道:“看来玄府这位张玄正也就这些手段了啊,呵呵,不管洲内怎么变化,我反正是不伺候啰。”

    他想了想,道:“对了,舰队说什么时候走么?”

    安术道:“老师,我方才已是问过了,昨日舰队行动很顺利,快得话今天下午就启程了。”

    范尚道:“好啊,要是舰队路上再没耽搁,最多再有半月就可到玉京了,到了那里,等见到了那位,我当能在天工部中谋一个职位,等到那时,一切便就稳妥了。”

    安术道:“学生当会一直跟随老师的。”

    范尚道:“好,好啊。不过你也该有些志气嘛,你也是一名有名声的师匠了,老跟着我像什么话?”

    安术恭恭敬敬道:“学生觉得,还是跟着老师能学到更多,这也是学生一点小小奢愿,还望老师能成全。”

    范尚哈哈大笑,虽然明知道这是学生在捧他,可是听着舒服啊,人这一辈子,若连个捧你吹你的人都没有,那还有什么意思呢?

    就在这时,他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声响,还有喝骂之声,顿时有些不悦,“怎么这么吵闹?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安术道了一声是,正要往外走,却见内堂大门一开,而后进来一个面色肃然的黑衣道人。

    他不由自主倒退了两步,随后才反应过来,斥责道:“你是什么人?怎么不经通告就闯进来了?”

    那道人没理他,看向主案,道:“范尚?”

    范尚神色一变。

    曹方定看着范尚,道:“范大匠,随我走一趟吧。”

    范尚浑身抖颤起来,惊恐道:“不,不,我不回去。”他站了起来,一边往后退一边喊道:“给我拦住他,拦住他!”

    曹方定在进来之前,就已经让那两个护卫睡过去了,此时并没有人应声上前,不过他站着没动,似在等候什么。

    过了一会儿,外面却有一队披甲军士走了进来,为首的军候看了看曹方定,严肃说道:“这里是军府驻地,这位玄修无故自入,如果没有理由,我们只能请你出去了。”

    范尚像是看到了什么希望,大喊道:“对,对,这里军府地界,他怎么可以随意进来拿人呢?”

    曹方定来此早有准备,实际上他只要确定范大匠确实在此,而且的确是其本人,那么出示关文就没什么大碍了,便是有人试图阻止他,他也可以带人离开这里,故是他从袖中将关文拿出,递给了对方。

    他本来以为对方会推脱核实,然后设法拖延,没想到这个军候接来看过之后,点点头,道:“关文无差,”说完之后,对他行了一个军礼,而后对着身边的军士一挥手,道:“放行。”

    范尚见他这般景象,顿时慌张起来,扭头向外跑去。

    曹方定哪里容他脱身,伸手一拿,将之摄拿过来,他的学生安术见势不妙,一直在往后退,本待曹方定忽略自己,可是随即被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拿住,而后室内旋起一阵狂风,待风势落定,三人便俱是不见。

    那名军候看了几眼,随后转出来,走到一个偏堂中,对站在这里的一名相貌姣好的女军士一抱拳,道:“温从副,人已经走了。”

    温从副道:“劳烦吴军候了,你放心,那关文是真的,不会让你难做。”

    吴军候轻松道:“我以前进学的时候,学宫还在玄府辖下,那里有学如何鉴别玄府关文,所以我这次放人非是因为温从副作保,而是确定关文确实为真。”

    温从副秀眸看他片刻,道:“事情结束,我也该走了。”

    吴军候抱拳道:“代我向苏校尉问好。”

    温从副一点头,就转身走了出去。

    吴军候走了出来,看着自己的从副愣愣的看着天上,上去拍了一巴掌,“人都走了,就别惦记了。”

    他抬头看着天空,道:“这个天气,看来是要变啊。”

    从副跟着看了看,疑惑道:“变?哪变了,没变啊,近来都这样啊。”

    吴军候看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什么都不懂。”

    年轻从副不服气道:“我怎么不懂了?军候刚才放人,不就是因为人长得漂亮么?”

    吴军候面无表情道:“今晚加练,准时报到。”说完,就快步走开了,从副愣了一会儿,才发出一声哀嚎。

    张御在把费大匠捉拿住后,又在良州检正司待了五天。

    他依靠检正司提供的档册,这些天差不多已是将那些混入霜洲造物人对比查找出来了。

    按照陈大匠的说法,当初一共派遣出来三千余造物人。

    不过这些人当中有大概有二百多人下落不明,这也很正常,浊潮到来后,早期洲域内外并不安稳,失踪的人口非常多,就算是造物人,没有一定的手段,也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而在剩下的近三千人中,差不多有二百多人分散在州郡之中为官做吏,有三个人在洲府之中的地位较高,余下皆在军府之中,从普通军卒到军中军校俱有,不过这些年来阵亡的数目也是不少。

    其中还有不少人为青阳立下了不少功劳,但这改变不了其人的本质,也改变不了他们一直在为霜洲提供消息,并试图遮掩霜洲存在的事实。

    只是这些人现在若是一下全抓捕起来,那极可能引起一场大的动荡。

    而且现在霜洲已灭,除了少数死忠之外,这些人暂时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了,最重要的是,此辈与青阳洲内后来的造物人本质上并不是一路。

    那么,是否可以利用一下这些人呢?

    他沉思良久后,心中不禁有了一个主意。

    启州扬东郡向东千里,茫茫大海之中,有一座草木丰茂的海岛孤零零落在此间。

    一驾飞舟自西而来,来到海岛上空口,缓缓往下落来,待快要接近地面时候,地面之上有舱门向两边移开,而后飞舟往里沉落下去。

    下方存在着一个巨大的空间,一排排站的笔直的披甲造物人军士立在泊舟天台的下方。站在最前方的是一个须发打理齐整的拄拐老者,他正仰头目注着落进来的飞舟。

    待飞舟天台之上落定,舱门一旋,体格壮硕魁梧的韩大匠自里走了出来。

    自离开地下军垒之后,他一路辗转躲避,最后来到了这里。

    拄拐老者笑着迎了上来,道:“老韩,你来了,有你在,那么我们最后一步就可以开始了。”

    韩大匠沉声道:“最后一步?这么说你们真的已经找到合适的人选了?”

    拄拐老者对外示意一下,道:“我们边走边说。”

    两人步出这处泊舟大厅,沿着一条相对封闭的舱道向里走去,拄拐老者道:“人是找到了,只是我们开始遇到了一些困难,直到五月份的时候,院主亲自来了一趟,在这里待了两个多月,我们才有所突破,现在就差最后关键一步了,我向院主举荐了你。”

    这时他脚步一顿,对着舱道壁上一敲,那里豁开一个入口,示意道:“这边。”

    他先一步往里走,韩大匠也是跟着他转入进来。

    在行走了很长一段路,经过数道封闭的闸门,两人进入了一个宽敞的金属大厅之内,这里金属台座有一个丈许高的琉璃舱室。

    通过那通透的琉璃,可以看到那里面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年轻人,他低着头,身躯站着漂浮在水液之中。

    拄拐老者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他用拐杖指了指,道:“这就是他的仿造品,”

    韩大匠看了看那个仿造品,道:“这个人现在怎么样?”

    拄拐老者道:“放心吧,他是最为重要的,我们不可能让他出现任何问题。”

    韩大匠道:“我要看一看这个人。”

    拄拐老者看了看他,道:“当然,毕竟我们需要老韩你来完成最后一步。”

    他感叹道:“从那个计划开始,已经过去数十年了,我们花费了无数人力物力,现在我们终于快要成功了,老韩,你也希望看到这一天吧?”

    韩大匠很不给面子的说道:“算了吧,我对你的那一套不感兴趣,我只是为了证明我的想法是正确的。”

    拄拐老者也不恼,只是笑了一下,随后他似想到什么,沉吟道:“不过就算老韩你完成了那最后一步,我们现在还不能动,还要等到那一位出手,这样一来,就没有任何人再能阻挡我们了。”

    韩大匠冷笑道:“你好像还忘了一个人。”

    拄拐老者想了想,不以为意道:“我知道你说得是谁,不过没关系,想对付他的人很多,虽然他现在是一个阻碍,但是很快就不是了。”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听读小说网(www.tingdu.cc) 手机版:www.tingdu.cc/wap】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