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大田园
听书 - 大田园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四百二十六章 还是那个味道

如莲如玉 / 2020-07-31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田小胖一个人,当然割不了这么多的麦子,他躲到这边没人的地方,放出来甲壳虫,这帮家伙干这活正好,大钳子咔嚓咔嚓,一行行麦子便被齐刷刷地放倒了,那效率才高呢。

    剩下的活计就简单了,都是庄稼人,天黑之前,就把麦子都打成捆儿,码成垛。割下来的麦子,还要再晾晒几天,等彻底干透了,最后再进行脱粒儿。

    原本计划四五天的活儿,结果一天就完工了,大伙也都高高兴兴往回溜达,食堂早就准备好晚饭。

    路上,不时还有人把田小胖打赌的事儿翻出来说说,大伙也都知道田小胖是开玩笑,嘻嘻哈哈地也不在意。这也证明,小胖子已经彻底融入了黑瞎子屯这个大家庭。

    至于田小胖到底是找谁割的麦子,大伙也没人提。反正事后据包大明白说,他割麦子的时候内急,跑到没人的地方上厕所,结果影影焯焯看到,麦田里面,有不少黄大仙。那家伙,大仙儿一施法,小爪子一挥,麦子唰唰唰滴,一倒一大片,比收割机都厉害涅……

    你还别说,这种谣言,真挺有市场的,大伙还就真信这个。

    几天时间,田里的麦子陆陆续续地用车运回村里,都堆在老榆树所在的场院里。然后雇了一台脱粒机,轰隆轰隆打了三四天,这才全部打完。

    打完的麦秸,在场院里堆得跟小山似的。把娃子们都乐坏了,争抢着爬到上面,然后蹦啊跳啊,摔下来也没事,直接往下骨碌呗。

    麦秸是最柔软的柴火,在上面折腾,也不用担心被扎到或者摔着,所以,就成了娃子们玩耍的乐园。

    就连娃娃,都嘴里啊啊叫着,手脚并用地爬到麦秸垛上,跟着一起往下滚。

    在农村,麦秸也有大用,因为柔软易燃,所以烧火的时候,最适合做开始的引柴。尤其是烙饼的时候,火候不能太硬,用麦秸烧火,锅里烙油饼,火候适中,最恰当不过。

    还有筛出来的麦鱼子,也有用。和泥的时候掺到黄土里,能起到很好的粘合作用,扒炕抹墙的时候,都能用到。

    所谓的麦鱼子,就是包裹麦粒的外壳,最前头连着麦芒,形状就像一条小鱼似的。

    当然,这些都是副产品,最重要的当然是麦粒了。等到麦粒被装进一个个麻袋,大伙都忍不住凑上去,从上边抓一把小麦,嘴里啧啧的赞个不停。

    “这麦子啥品种啊,这颗粒都快赶上黄豆啦!”包村长捏了一小撮麦粒,扔进嘴里。都是老庄稼人了,基本上一嚼就能知道好歹。麦粒大,自然出粉多。

    同样,也有不少人在嚼麦子呢,包二爷满口牙都快掉没了,也费劲巴力地嚼呢,还不停地点头:“嗯,挺劲道的,面味儿也浓,还微微有点反甜,这麦子真好啊!”

    好多年没种麦子了,起初大伙还以为是品种改良了呢。研究好一阵,最后才搞明白:这个就跟大西瓜是一个道理,黑瞎子屯得天独厚,是因为熊能量的缘故。

    包二爷最后一锤定音:“再晒几天,然后赶紧打面粉,以后,不用再买成袋子的白面了,里面指不定掺啥东西呢,还是咱们自个种的东西,吃着放心!”

    这个都是以前的老黄历了,现在野菜厂直接能烘干。干脆,拉了十多麻袋小麦过去,烘干之后,直接打成面粉。

    面粉也没过筛子,直接一箩到底,连外面的种皮都一起粉碎。这一层颜色比较深,以前都是要单独筛出来的,叫麦麸子,都是用来喂猪和喂鸡鸭鹅啥的。

    以前喂猪都是喂稀料,有时候清汤寡水的,猪也不爱吃。就把长嘴巴伸在猪槽子里,来回捞干的吃。

    主人有办法啊,拿着水瓢,在猪槽子里稍稍撒点麦麸子。这东西轻,就飘在表面。那猪就吭哧吭哧,使劲猛歘两口。

    现在倒过来了,人都改吃猪食鸭食啦。事实上,农作物的种皮,大都营养价值都比较高,提倡吃一些。

    虽然面粉里掺了麸子,不过因为麦粒大的缘故,所以,磨出来的面粉,颜色一点也不黑,照样雪白雪白的。

    各家都先端一盆回去,吃着试试。真不错,包饺子不破皮,擀面条也劲道,就更不用说蒸馒头了。看来还是包二爷最厉害,一嚼就知道这面粉有筋性。

    “就是这个味儿啊!”一名上了年纪的老游客,吃着馒头的时候,把眼泪都吃出来了。

    老人絮絮叨叨地说起来:当年下乡的时候,天天吃不饱饭。有一年秋天,跟着生产队的大马车去粮库交公粮,在粮库门口的饭店里,吃了五个大馒头,喝了一碗鸡蛋汤。

    那是他吃得最好吃的一顿馒头,回味了大半辈子。今天,终于又吃出了当年的味道,怎不叫人潸然泪下?

    大伙也都感慨半天,再嚼着嘴里的馒头,越嚼越甜丝丝的,满口面香。确实跟以前大不一样。

    “这面粉呢,我们先预订啦,怎么也得百八十吨吧!”胡领导当场拍板。

    狮子大张口啊,百八十吨,总共才种多少啊?田小胖当然不会同意,到时候,等山货店弄好之后,店里还要留一部分零售的,能匀给老胡十吨八吨的,就算不错了。

    黑瞎子屯今年种了大概五百多亩的小麦,包大明白估算一下,亩产大概是六百多斤,总共也就不到四十万斤的样子。好家伙,你这一下子就给弄去一大半。

    还有游客呢,不少人都嚷嚷着要预订,就算是一家百八十斤的,可是架不住人多啊。

    没法子,只能搞限购了,每位游客最多能购买十斤,狼多肉少啊。

    游客们自然不满意,于是,又盯上了田里正在生长的其它庄稼,比如说谷子苞米还有大米之类,也都成了抢手货。

    他们是亲眼所见的,这些粮食真的一点农药都没用,吃着健康,还能延年益寿,价钱贵点,也在承受的范围之内啊。

    现在,家里的主食也就是面粉和大米这两样,现在小麦丰收,而且质量有了保障,大伙的心就放下一半了。

    田小胖也吃得开心,从食堂吃完晚饭,溜达到家,等晚上睡觉的时候,小囡囡突然报告说:“娃娃不见啦!”

    孩子太多,天天晚上睡觉,小囡囡就负责查人头儿,一溜小脑瓜数过去,才发现少了一个。

    这可不得了,不会是被那个贪嘴的给吃了吧!田小胖立刻惊出一身冷汗,什么猪不戒倒霉熊啥的,整天都跟在娃娃屁股后边踅摸。

    这俩夯货还分工明确:要是撒尿呢,就由倒霉熊的大嘴接着;要是干的,就归猪不戒,反正这货也不嫌臭。这段时间下来,这俩夯货的体型又全都明显大了一圈。

    包二懒好劲儿啊,把猪不戒领到野菜厂的地磅上称了一下。都超八百斤了,成了名副其实的野猪王。

    外面都黑灯瞎火的了,撒出人马找去。很快,全屯子的人都加入其中。

    最后,还是跟娃娃有着天然联系的小猴子和龙小妹,从麦秆垛上,把娃娃找到了。小家伙玩累了,围了个小窝,躺那睡得呼呼的。

    旁边就是倒霉熊,这货把麦秸压了个大坑,就守着娃娃睡呢。睡梦中,还不时伸着大舌头,在娃娃的小脚丫上舔一下。

    田小胖这才彻底安心:看来,这些动物虽然眼馋,却绝对不会伤害娃娃,并没有把小家伙当成唐僧肉。

    把小家伙抱回家,倒霉熊也醒了,吭吭唧唧地跟在身后,一路跟到田小胖家里,看样子,还想搂着娃娃睡呢。

    找你的母熊去吧——田小胖一通飞脚,把倒霉熊踹跑了。

    嘘嘘嘘,睡觉前,先在大门外给娃娃把一泡尿,然后就看到倒霉熊又掉头跑回来,往地上一坐,大嘴一张,就在那等着喝热乎的呢……

    第二天,田小胖又收到一个好消息:继野菜厂之后,山果加工厂也正式竣工。为此,梁小虎的叔叔梁耀国,也风尘仆仆地闻讯而来。

    山果加工厂,主要是加工果酒和饮料,走的是高端路线。梁耀国最惦记的,就是小猴子弄出来的猴儿酒了。喝过一次,这都快一年了,每每想来,还回味无穷呢。

    就是这配方不好弄,到底都需要啥果子,每种果子的配比是多少,只有小白懂的。想要还原配方,可费了劲了,小猴子又不会说不会写的,把梁耀国都愁坏了。

    这个难题,最后是被天天和小猴子混在一起的小娃子们给解决了,他们最了解小猴子了,想出一个好法子:把山果都采回来,然后叫小白现场操作。

    妙啊!于是,没到下午呢,一篮子一篮子的各种野果,就摆放在小猴子眼前,等候它挑选。还特意准备了一个大玻璃桶,给小白当酿酒的酒桶。

    “小白,好好弄,不许留一手!”田小胖嘴里还警告一番,小猴子心眼多,不得不防啊。万一弄出来的猴儿酒不对味呢。

    小猴子点点脑袋,然后凑到篮子里,抓了一把紫黑色的羊**。旁边的梁小虎就拿着笔记录:“蓝靛果——多少克啊,先放秤上——”

    放秤上干嘛?小猴子朝他呲呲牙,然后,就把手里的羊**往嘴里塞。

    这是先吃上了啊?吃吧吃吧,吃够了好干活。正在用人之际——用猴之际,田小胖也只能先忍着。要是放到平时,巴掌早拍过去了。

    在大伙的注视下,小猴子把篮子里的果子都吃了个遍,好吃的,还多抓了几把。

    别人只能眼巴巴地瞅着,各种果香钻进鼻子里,忍不住直吞口水。尤其是山果在熟透之后,还散发着浓郁的酒香。

    这是果子里面的糖类转化成酒精,所以才能酿制果酒嘛。

    吃饱喝足,小猴子伸了个懒腰,脸蛋红扑扑的,还张嘴打了个哈欠,一股酒香扑面而来。然后,小猴子往地上一躺,很快就打起了小呼噜。

    这是吃醉了啊——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听读小说网(www.tingdu.cc) 手机版:www.tingdu.cc/wap】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