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爆裂天神
听书 - 爆裂天神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165章 你凭什么打我!

当年离歌 / 2020-07-31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说完了啊。”司空岭理所当然的回道。

    “好,你过来。”

    司空博远点点头,放下手中茶杯,对着儿子招招手。

    司空岭的目光中带着疑惑,走到父亲身边躬身听训。

    啪——

    一巴掌狠狠抽在那张俊秀的脸上,司空岭猝不及防下竟直接被抽飞,打了两个滚后才停下。

    左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高高肿起。

    “爸!”

    司空岭又惊又怒,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父亲。

    “你凭什么打我!”

    “你是想问为什么吧?”司空博远眼神如鹰隼一般盯着那边仓皇爬起来的小儿子,声音严厉,“有些事,你可以在心里想,但不要参与。

    “长桌会议里涉及的人,没有一个是你能算计的。”

    “自己为是的聪明,你以为十方盟这个位置很好坐?现在的安稳是我司空博远为你们遮风挡雨换来的,但并不是让你去败掉的。”

    司空岭呆立原地,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方案竟然换来如此贬低,再加上刚刚的一巴掌,让他的自尊心直接炸裂,双目赤红。

    “为什么我们不能参与!父亲,你说过最欣赏的就是年轻人那一身血勇气,他一个人,没有虎鲨会的庞大势力作为后盾,又不是某位大人物的白手套,就因为他是8星战将,难道就可以开口要尚南黑市两成利了?”

    “今天这个8星战将要两成利,明天那个8星战将要两成,要是这样轻而易举的拿到,尚南地下黑市早就翻天了。个体再强大,也不过是个体!”

    “父亲,不是我没有血勇之气,分明是你顾虑的太多了!”

    司空岭声嘶力竭的吼道,他捂着脸站起,目光直视司空博远,寸步不让。

    偌大的书房内一片安静。

    刘奎依旧眼观鼻,鼻观口,站如老松,一言不发。

    司空博远淡淡看着自家幼子,等到五秒过后才徐徐开口:“你以为我的谨慎是顾虑太多?那你为什么不认为我是经过深思熟虑后的才对你说的?”

    “长桌会议,你在书房和我一同观看了,你看到了什么?”

    司空岭不假思索的答道:“我听到了那个小子大放厥词,但我承认他很强,因为我看到了他把武铎打出落地窗,然后又看到了在不久之后回来。”

    “然后呢?”司空博远不置可否。

    “然后?然后就让林家的二世祖林之道在那里替他参会,他离开了。这有什么错误吗?”司空岭语气带着冷笑,他司空岭还没蠢到耳聋眼瞎的地步。

    司空博远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他认真的看向司空岭,“现在回想起当初我向林光明为你求亲,林光明毫不犹豫便否决的场景,我曾几番心中不舒服,毕竟你是我最疼爱的幼子。但现在看来,我突然发现自己这个当父亲的,还没有邻居了解的多。真不怪林楚君看不上你。”

    听闻此话,司空岭脸色瞬间煞白,他怎么也没想到父亲突然提起这句话,而且是带着相当失望的语气。

    自己说的哪里错了么?

    难道顶撞你就是不对!

    心中一口怨气郁结,司空岭脸色越发难看。

    司空博远捏了捏眉心,视线漠然望向窗外郁郁葱葱。

    “你看到了他把武铎打出窗外,你却没有看到他是如何在三秒内瞬杀武铎的,自然也就没看到他距离踏气如石的境界有一步之遥。如果不是恰好一人坐在赛场最边缘,又恰好我司空家出了一个好价格,可能我也会错过这精彩的画面。”

    “你看到了他离开,你却没有看到他出门时,长阳街道那架悬停的猎鹰旋翼机,这份武装载具,在方圆200公里以内,是尚南基地独有。”

    “一个人强大确实没有什么,这是时代决定的,正如乌鹤同为8星战将,也至多是我司空家的高手护卫。但他背后若站着炎黄军方呢?”

    “你只关心自己看到的什么,却不去主动思索探究为什么会出现眼前的情况,所以你自然也没有去查过那个少年的档案,那是连我都不够资格查看的。除了炎黄军方,我想不到在尚南市还有哪个势力能够做到。”

    平淡的四句话,却一句比一句振聋发聩,司空博远的话让司空岭遍体生寒。

    “我打你,呵呵~~”

    “如果你不是我司空博远的儿子,你能活到20岁就已经是个奇迹了。”

    司空博远终于起身,中山装将他的身形映衬的异常威严。

    “这个世界还没乱到由世家宗门主宰一切的地步。在庞大的国家机器面前,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两成利?你真以为是给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那是尚南地下诸方势力给炎黄军方的,这必须要给,不得不给!真说起来,这两成利,还是尚南军方尊重我们罢了。”

    “刘奎,稍后你继续出席。然后,司空岭,你在我身边把这长桌十二人的神态、语气……他们说的每一个字都牢牢记下。”

    “这件事自然会有人去做,但记住,一定不能是我司空家去做。大家都是明白人,不说话不会显得你愚蠢,但说多了就会让你瞬间成为众矢之的。你,听明白了么?”

    司空博远视线扫过失魂落魄的司空岭,看向轻轻躬身的刘奎,伸手在对方肩膀拍了拍,“辛苦了。”

    “为老爷分忧,这是刘奎分内之事。”

    司空岭呆呆立在原地,看着刘奎小心翼翼离去的背影,脑海中还不断翻滚刚刚司空博远对他所讲的一番话。

    【所以,这份打,与这份气……】

    【我只能忍下了?】

    最终,司空岭脑海中得出了这样一个灵魂拷问,他再次回到了思维原点。

    司空博远看到自家幼子沉思的模样,眼中终于闪过一丝欣慰。

    知耻而后勇,司空岭终究不是不学无术,还算能够听得进他这番话的。

    不枉自己一片苦心。

    ……

    ……

    林之道坐在茶桌前,自斟自饮,一杯又一杯。

    眼神低垂,让人看不清表情。

    整整五分钟,没有说半个字,加上那一身挺拔西装,此刻倒是颇有些先前司空岭曾在拍卖行展现出的那种世家纨绔的气势。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听读小说网(www.tingdu.cc) 手机版:www.tingdu.cc/wap】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